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從“魔獸世界”到知識產權侵權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6-11-21 17:00

摘要:典型的知識產權侵權模式為:將流行暢銷的小說改編為電視劇、電影和網絡游戲,或者電視劇、電影、網絡游戲之間的改編等引起的侵權。

一、 IP侵權的現狀

1. 概述

IP是英文“Intellectual Property”的縮寫,即知識產權。IP侵權主要指的是當下火熱的IP改編引起的有關知識產權的問題,涉及到著作權中關于文學作品改編權的保護。典型的IP侵權模式為:將流行暢銷的小說改編為電視劇、電影和網絡游戲,或者電視劇、電影、網絡游戲之間的改編等引起的侵權。

2. IP侵權現狀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以及互聯網的覆蓋區域不斷擴大,網絡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由此也引發了IP改編的熱潮。雖然IP改編產業呈現“井噴”趨勢,為娛樂業帶來了待開發的“富礦”,但是IP侵權問題也隨之而來。據有關數據統計,每年因IP侵權而下架的手游高達百款,而因電視劇改編產生的侵權每年也都有十余起。這類案件往往因為專業性強、標的額大、案情復雜,法官在審理過程中需要對整個作品的具體情節作對比從而來認定是否構成侵權,引發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如在余征等訴陳喆侵害著作權糾紛上訴案【(2015)高民(知)終字第1039號】中,賠償數額高達500萬元。

本文擬結合最高人民法院公布的IP改編侵權的一些典型案例,從實務角度對IP侵權的法律問題做進一步的分析。

二、 IP侵權的實質性認定

1. 我國現行法律的相關規定

《著作權法》第二條第一款規定:“中國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的作品,不論是否發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權。”第三條對“作品”的范圍作了更明確的界定:“本法所稱的作品,包括以下列形式創作的文學、藝術和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工程技術等作品:(一)文字作品;(二)口述作品;(三)音樂、戲劇、曲藝、舞蹈、雜技藝術作品;(四)美術、建筑作品;(五)攝影作品;(六)電影作品和以類似攝制電影的方法創作的作品;(七)工程設計圖、產品設計圖、地圖、示意圖等圖形作品和模型作品;(八)計算機軟件;(九)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其他作品。”

據此可知,我國目前的《著作權法》對于IP侵權的客體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在司法實踐中,侵權客體通常認定為以下兩種:

第一,文學作品,《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四條規定,“文學作品主要是指文字作品,是指小說、詩詞、散文、論文等以文字形式表現的作品。”很多電視劇、電影和網絡游戲的故事情節大都來源于小說或者是對名著的改編,或者直接抄襲其他電視劇、電影和游戲等。不管是小說、電視劇、電影還是游戲,都體現了制作者的思想感情,可以認定為文學作品,受著作權法的保護。

第二,美術作品,《著作權法實施條例》規定:“美術作品,是指繪畫、書法、雕塑等以線條、色彩或者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通過侵害美術作品進行保護,主要針對的是“山寨版”游戲的侵權,現在盛行的網絡游戲,大都是基于計算機程序而呈現出畫面、游戲場景、人物形象以及服裝等等,給游戲玩家呈現出視覺上的美感,具有一定的審美意義,構成美術作品。如在暴雪網易訴《全民魔獸》抄襲侵權一案【(2015)粵知法著民初字第2-1號】中,法院經審理分析認為,被訴游戲《全民魔獸》利用了《魔獸世界》的故事背景,抄襲了原告游戲中的18個英雄和7個怪獸形象,侵害了原告美術作品的著作權。

2. 認定侵權的一般判定方法

在客體滿足著作權法中的作品要件時,并不必然就會構成IP侵權,法官在審理案件過程中,需要進一步比較分析兩個作品的相似性,通常采用以下兩種方法進行認定侵權:

(1) “接觸加實質相似”法

接觸加實質相似是來源于美國版權侵權判定的一個基本原則,接觸主要是指被訴侵權人能夠了解、知道權利人對該作品享有著作權,認定標準主要是從客觀角度進行,只要權利人的作品通過期刊、網絡等方式公開發表,就推定為被訴侵權人接觸了作為侵權客體的作品。而判定兩個作品是否構成實質性相似則更為復雜,在實踐審判中,通常會對涉案作品逐字逐句,或者故事情節以及情節的構思手法上進行對比,判斷兩者是否具有相似性。在上文中的暴雪網易訴《全民魔獸》抄襲侵權一案中,法院通過逐一對比被訴游戲與原告主張的游戲中的劇情、英雄和怪獸形象以及場景等具有高度一致性,從而認定兩作品構成實質相似。

(2) 思想與表達的二分法

思想與表達的二分法是指《著作權法》保護的是作品的思想表達而非思想本身,因此在判定被訴作品侵權時,應是被訴作品抄襲借鑒了權利人作品的思想表達,而非思想。在具有指導意義的余征等訴陳喆侵害著作權糾紛上訴案【(2015)高民(知)終字第1039號】中,法院在審理中闡述,劇中的情節“偷龍轉鳳”,如果這一情節是“福晉無子,側房施壓,為保住地位偷龍轉鳳”,則僅僅是作品中的思想,不受著作權法的保護,但是如果“偷龍轉鳳”具體到“福晉連生三女無子,王爺納側福晉地位受到威脅后,計劃偷龍轉鳳,生產當日又產一女,計劃實施……”,則該情節已經具體到時間、地點、人物等具體的細節,構成著作權法所保護的作品的表達思想。最終,法院通過對比多處具體情節,認為被訴作品《宮鎖連城》在多處的思想表達與原告作品《梅花烙》都構成實質性相似,侵害了原告的著作權。

分析法院的審判,我們可知,作品中的主題、題材以及人物關系屬于思想部分,不是著作權法保護的對象,而著作權所保護的思想表達,也不僅僅局限于文字修辭、對白這些文字性的表達,還包括賦予作者感情的故事內容。即使具體的文字表述不同,但是具體的故事內容情節相似,就可認定為構成侵權。也即,在對比兩作品時,需要把具體的文字表述抽象為一定的具體情節做對比。

3. 提供網絡技術服務商是否構成共同侵權

網絡技術服務提供商主要是為網絡用戶提供可以接入網絡的設備或技術的服務,為網絡游戲或者影視作品提供平臺的服務商。網絡技術服務提供商并沒有對原作品進行改編或者抄襲原作品,其也不對作品進行篩選,并非直接的侵權人,但是侵權作品需借助其提供的網絡服務呈現給公眾,在客觀上對侵權行為提供一定的輔助作用。[1]根據我國《侵權責任法》第三款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網絡用戶利用其網絡服務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在認定網絡技術服務提供商的侵權責任時,通常采用間接侵權責任的歸責原則,即主觀存在過錯才承擔責任。

三、IP侵權實務中的法律風險防范

1. 訴前證據保全

我國《著作權法》第五十條第一款規定:“著作權人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人有證據證明他人正在實施或者即將實施侵犯其權利的行為,如不及時制止將會使其合法權益受到難以彌補的損害的,可以在起訴前向人民法院申請采取責令停止有關行為和財產保全的措施。因此,受損害方在起訴前或者起訴的同時可以向法院申請要求侵權人停止侵權行為,從而減少侵權所造成的損害。在上文提到的暴雪網易訴《全民魔獸》抄襲侵權一案中,原告在起訴的同時向法院提出了禁令申請并獲法院的準許。同時,我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條規定:“人民法院對于可能因當事人一方的行為,使判決難以執行或者造成當事人其他損害的案件,根據對方當事人的申請,可以裁定禁止其做出一定行為。因此,在實務中,法院是否裁定禁止令或者責令被告停止有關行為,主要考慮兩方面的要素:第一,原告的勝訴可能性;第二,情況是否緊急,是否會造成難以彌補的損害。

2. 通過著作權法進行保護

我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十四項規定:“改編權,即改變作品,創作出具有獨創性的新作品的權利。”改編行為主要是在原有作品的基礎之上,創作出新的作品的行為,新的作品必須保留了原作品的基本表達,如果僅僅是借鑒了原作品的思想,則不夠成侵權。因此,不管是小說改編為電視劇、電影或者網絡游戲,還是根據電視劇的劇情改編為網絡游戲,在未征得原著作權人同意的情況下,不得改編他人作品,否則可能構成侵權。

3. 侵權人承擔不正當競爭的侵權行為

在IP侵權糾紛中,侵權人侵害權利人著作權的同時,其行為也往往構成了不正當競爭的行為。我國《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規定,經營者不得擅自使用知名商品特有的名稱、包裝、裝潢,或者使用與知名商品近似的名稱、包裝、裝潢,造成和他人的知名商品相混淆,使購買者誤認為是該知名商品。因此,權利人的小說、網絡游戲等作品中的人物形象具有獨特性能夠區別于其他商品,且具有很高的市場知名度,則可以根據《反不正當競爭法》要求權利人承擔侵權責任。

[1]徐娟,《網絡服務商間接侵權法律問題研究》,中國知網,2011年4月23日

本文作者:北京卓緯律師事務所 劉倩倩 李青 轉載請注明作者和出處。

[責任編輯:法律新聞]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