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被描述“師承王林” 武林人士起訴自媒體侵權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6-08-05 15:27

摘要:成都峨眉武術研究院院長樊斌和龍飛曾一起作為發起人發起成立“紅德智庫”,但運營過程中雙方發生糾紛,樊斌退出。

此后,龍飛的武漢紅思傳媒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思公司)注冊了“紅德智庫”公眾號等自媒體,其中一篇文章稱“樊斌師承江西王林大師,得到真傳”。

樊斌認為,這篇文章將自己與“具有一定社會負面影響力的公眾人物王林”混為一談,侵犯了自己的名譽權,于是起訴到武侯法院。

上周,武侯法院開庭審理了此案。被告公司稱自己并沒有實際運營“紅德智庫”,這篇文章是一個粉絲寫的,是經過“紅德智庫”理事會一致同意發表的。被告強調自己沒有錯。

目前,該案還無判決結果。

被寫成“師承王林”

樊斌起訴公眾號運營公司

7月29日,成都峨眉武術研究院院長樊斌和師傅、師兄及律師一起來到武侯法院參加庭審。紅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龍飛也來到了庭審現場。

樊斌訴稱,5月27日,紅思公司控制并運營的微信公眾號“紅德智庫”等自媒體上,相繼刊發名為“紅德粉絲:龍天霸你拿著紅德智庫的牌子當紅色商人還能再無恥一點嗎?”的文章,文章中稱樊斌師承江西王林大師,得到真傳。

龍天霸是樊斌的網絡名字,樊斌對此認為,紅思公司發布的網絡文章采用侮辱、誹謗的語言攻擊自己以及成都峨眉武術研究院,故意造謠“師承江西王林大師,得到真傳”,將自己與“具有一定社會負面影響力的公眾人物王林”混為一談。樊斌認為,文章已給自己的名譽造成了不良的社會影響。

6月6日,樊斌正式委托律師向紅思公司發出律師函,要求刪除侵犯侵權文章,但紅思公司置之不理。為此,樊斌將紅思公司告上法院,請求判令被告停止侵害,刪除侵權文章及評論,并賠償損失。

爭議焦點一

涉事自媒體是否屬于被告運營?

庭審開始后,承辦法官首先說明在開庭審理前已多次組織雙方進行調解,但均未達成一致意見,不再作調解。

樊斌舉證稱,事發后,他委托公證處對紅思公司運營的微信公眾號“紅德智庫”、新浪博客、新浪微博及該公司網站進行了公證。這四個自媒體的認證資料均是紅思公司。因此,樊斌認為,發布者以及發布來源者均是紅思公司,而龍飛是紅思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和操作運營人之一,其可以私下決定發布這篇文章以及怎么發布,且通過四個網絡媒體發布了文章,所以本案的侵權主體就是紅思公司。

對于微信公眾號等自媒體,龍飛認為,這幾個自媒體都是“紅德智庫”在運營,而“紅德智庫”是個民間團體,并沒有注冊。因而與自己的紅思公司無關。只是由于微信公眾號要實名注冊,他們才提供了紅思公司的資料進行注冊而已,“但公司與‘紅德智庫’是兩碼事。”

龍飛還表示,這篇文章是一個粉絲寫的,是經過“紅德智庫”理事會一致同意發表的,并不是他一個人的決定。

爭議焦點二

文章是否侵犯了樊斌的名譽權?

庭審中,樊斌申請64歲的師傅出庭作證,其師傅自稱是國家非物質文化遺產峨眉武術的傳承人。其師傅表示,樊斌10來歲便跟他學武術,啥子都學過,不曾拜師王林,因為按照武林中的規矩,樊斌再拜其他師傅必須經過他的同意才行,“峨眉武術與王林也沒有關系。”

庭審中,樊斌說,“紅思公司發文稱我師從江西王林,并得到真傳,嚴重侵犯了我的名譽權,所以我才想打這個官司維權。”

對此,紅思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龍飛說,文章雖然寫明是師承王林,但要根據上下文的意思來理解,這里所謂的師承是說他的忽悠術像王林,并非向王林學武,而且文章中稱樊斌根本不會武術。

對于文中出現的“偽紅德智庫”、“江湖異類”、“到處走穴吹牛”等詞語,龍飛表示,他們在網絡上確實用了這些詞語,但他們在陳述一件事實,并且文章中有大量的截圖,這些截圖都來自樊斌本人及他的網站發布的消息。“當陳述一件事情的時候,它是一件負面的事實,當然要用負面的詞語。”

“我們并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不存在改正的地方。”龍飛表示。

經過開庭審理,法庭宣布休庭,沒有作出判決。

[責任編輯:南霽果]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