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我不是藥神未映先火 生命金錢法律的博弈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8-07-04 11:45

摘要:“人們說,印度是窮人的藥房,所以全世界都在這里買藥。”這是電影《我不是藥神》中的臺詞,影片還沒有上映,已經提前火了。


	
  雖然被稱為國產版《達拉斯買家俱樂部》,但相比起來,《我不是藥神》的故事更加戳淚,更加具有魔幻現實意義。看過點映的很多網友點贊,有人甚至說,這是今年至今最好看、最深刻、最催淚的國產電影。
  
 
我不是藥神未映先火
 

  我不是藥神未映先火
  
  電影講的什么?
  
  《我不是藥神》里,男主角程勇是賣“印度進口”王子神油的藥販子,父親因血管瘤臥床不起,妻子因被家暴與他離婚,八歲的兒子很快要跟著母親和繼父移民。留給程勇的,是一片狼藉的生活,能救他于困境的,只有錢。因此當有白血病患者找到他,托他從印度帶一些仿制的藥品格列寧時,程勇答應了,因為他發現仿制品與正版竟然有幾十倍的價格差,于是開始鋌而走險。
  
  “這個藥會在中國有很大的市場。”
  
  “我不要做什么救世主,我要賺錢。”
  
  這是程勇最初的心態。他和患者各取所需——他為錢,白血病患者為命。然而,當被假藥販子舉報時,程勇卻退縮了。他遣散了團隊,剪短了頭發,改行做起了服裝生意。仿制藥的斷供,讓買不起正版藥的患者離死亡更近。曾經托程勇帶藥的呂受益,還沒等嗷嗷待哺的兒子叫出“爸爸”,因難忍病痛,選擇了自殺。這給程勇極大的震撼。他又恢復賣藥。只是這一次,他分文不賺。
  
  因沒有正規手續,程勇的賣藥行為很快被警方盯上,但在經歷了生死離別之后,他決定就算倒貼錢,也要繼續賣藥。因為他要給吃不上正版藥品的患者續命。患者們也秘而不宣。面對警方的問詢,一位老人顫顫巍巍地站出來說:“我生病吃藥這些年,房子被吃沒了,家人被吃垮了。誰家沒個病人,你能保證一輩子不生病嗎?”
  
  是情大于法,還是法大于情?警察迷茫了,患者迷茫了,程勇也迷茫了。
  
  格列寧是一種什么藥?
  
  電影里的格列寧真實名字為甲磺酸伊馬替尼片,又名格列衛,曾被《時代周刊》比喻為射向癌癥的一發子彈,可以有效地控制慢粒白血病人的染色體變異。換一個說法,這個藥可以讓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的十年生存率,從以前的不到50%,增加到現在的90%左右,并且絕大多數患者可以正常工作和生活。但是,該藥價格十分昂貴。多家媒體曾披露,德國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的價格一度高達23500元/盒,按照正常服用頻率一個月一盒的話,一年需要花費28萬多元,而且需要終身服用。這個費用,對大多數中國患者家庭而言,無疑是天文數字。
  
  相比之下,每盒價格僅為200元印度仿制格列衛,可以說是吃不起正版藥的患者和家庭的“曙光”。印度的仿制藥是假藥嗎?似乎不是。印度政府制定了特殊的專利強制特許,當民眾買不起高價的專利藥時,無論專利保護期是否結束,都允許該藥品直接被仿制。這樣的仿制藥,價格低廉,藥性與原版藥相似度達到99.9%,因為外國企業強烈抵制,一般只在印度國內銷售。但從印度買來在中國賣,由于沒有合法手續,一直備受爭議。
  
  原型:我沒有賺過一分錢
  
  說到這,就不得不提到影片的原型——陸勇。
  
  據《GQ中國》報道,34歲那年,陸勇確診慢性粒細胞白血病,吃了兩年正版格列衛,花費56.4萬。后來他改用低廉的印度仿制藥,不僅把這些藥推薦給其他病友,還幫忙代購,一度被稱為“藥俠”。但好景不長,陸勇因“涉嫌妨礙信用卡管理罪和銷售假藥罪”被捕。1002名癌癥患者在聯名信上簽字為他聲援。一年后,檢方決定對陸勇不予起訴。
  
  2日晚,陸勇出現在清華大學,與大學生們一起看完了《我不是藥神》。主持人介紹他上臺時,全場掌聲不斷。
  
  這是他第二次來到清華大學,上一次來是2015年,他受邀參加藥事法研討會,從患者的角度談高藥價之苦。
  
  在沒看電影前,陸勇聽聞劇情后曾很生氣,他認為影片里程勇早期斂財的做法,會損害自己的形象。
  
  “我不是這樣的人,我是一個白血病患者,我是自救,順帶也幫助大家。”
  
  “我和原型有差距,我沒有販賣過藥品,沒有賺一分錢,我幫了很多人。”
  
  陸勇反復澄清,但對于劇情,他又表示理解,“畢竟電影劇情需要”。
  
  窮人有續命的機會嗎?
  
  陸勇的病友李群,一直服用正版的格列衛。在他看來,吃仿制藥的陸勇,身體情況和自己沒啥區別。所以,當區別只存在于金錢上時,電影又拋出來新的話題——窮人有續命的機會嗎?影片中,假藥販子逼程勇交出仿制藥的進貨渠道,自己開始加價售賣。他跟程勇說:“這世上就一種病,窮病。”難道窮人就沒有與死神搏斗的資格,就只能等死嗎?
  
  不是。生命之前人人平等,沒有人會因為窮,就被剝奪生存的權利。
  
  電影里,程勇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他在法庭上說:“看著這些病人,我心里難過,他們吃不起天價藥,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殺……我相信今后會好的,希望這一天早點到來。”
  
  所幸,因為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隨著格列衛的降價和被列入醫保、國產仿制藥的上市以及進口抗癌藥物零關稅等一系列政策,單純靠天價藥續命的時代終于終結。
  
  陸勇也感受到了這種變化。
  
  “2004年我成立了一個QQ群,里面100位患者,只有兩個人吃得起正版藥。吃正版藥是什么概念?等于每天睜眼就需要800元,如果我不小心掉了一粒藥,我都會去把它找回來。但現在,找我的患者越來越少,因為大家負擔的起,也吃得起藥了。”陸勇說。來源:中青在線  |  作者:張曦

[責任編輯:法律新聞]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