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男孩治傷期間染艾滋 將醫院和血站告上法庭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6-08-03 15:40

摘要:兩年前,小寶遇車禍,傷勢嚴重,經過輸血、搶救后,脫離生命危險。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寶在接受治療后,竟被查出感染了艾滋病。

小寶父母表示,他們都不是艾滋病毒攜帶者,孩子還小,不可能有性行為,因此認定艾滋病是輸血過程中感染上的。為此,他們將市人民醫院和張家界市中心血站(下稱市中心血站)等訴至法院,索賠115萬余元。院方認為沒有責任,市中心血站余站長表示,此事進入司法程序,“如果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會推卸。”    京華時報記者鄭羽佳

□遭遇

孩子被車撞后輸血搶救

8月1日早8時,記者在張家界市人民醫院見到了小寶,他身材偏瘦,穿一身睡衣,身體右側掛著尿袋。小寶家在張家界市桑植縣一個山村,此次,父母帶小寶來醫院是為了拔掉尿管,摘下尿袋。

上午10點左右,醫生開始操作,小寶露出痛苦的表情。隨后,醫生表示,需要觀察幾天,如果正常將進行尿道開路手術。

小寶低聲告訴記者,插尿管時更疼,近兩年,已數不清經歷了多少次插尿管和拔尿管。此前,小寶尿道斷裂,經過多次手術才接上。

孩子的傷情源于兩年前的一場車禍。2014年1月3日下午4時30分,上小學一年級的小寶放學回家,在路上被一輛拖拉機撞倒。小寶說,他當時走在一條上坡路上,拖拉機突然向后倒,把他撞了。車禍導致孩子尿道斷裂等傷情,不能正常排尿和排便。

小寶母親說,事發時,她和丈夫均在外地打工,接到親戚電話后連夜趕到張家界市人民醫院,并在搶救室里見到滿身是傷且昏迷的兒子。因為小寶大量出血,醫院于次日給孩子輸了4袋血液,共400毫升。

治療期間被確診感染艾滋病

一個月后,小寶度過危險期。經法院調解,肇事司機賠償12萬元。

小寶母親再沒去打工,她帶著孩子先后在市人民醫院、湖南省兒童醫院、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南院做手術,修復尿道和直腸。

去年6月,市人民醫院檢驗報告單顯示,小寶人免疫缺陷病毒抗體,待復查。7月8日,又一噩耗傳來,小寶被湖南省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確診為感染上艾滋病病毒。

小寶母親說,她不敢想象這么小的孩子會得艾滋病。隨后,小寶父母均做了檢查,結果顯示均不是艾滋病毒攜帶者。

小寶母親認為,孩子不可能存在性行為,打針時醫院都用一次性針管,所以孩子患上艾滋病只有通過血液感染。

據了解,小寶術后輸入的4袋血液均來自市中心血站。小寶母親向市衛計委反映此事,去年7月17日,市中心血站出具關于小寶輸血有關情況的調查報告,內容顯示,血站采血科查詢獻血者相關資料,結果均為陰性合格,血站因此認為,現可能排除小寶經本次輸血感染HIV的可能性。

□焦點

1孩子是什么時候感染的艾滋病?

車禍剛發生時正常三個月后發現異常

對于血站的調查報告,小寶父母并不認可并質疑調查過程,他們于去年9月將市人民醫院及市中心血站訴至法院,要求承擔醫療損害責任,并賠償各項損失115萬余元。

市人民醫院認為,小寶除了在他們醫院治療外,還先后到湖南省兒童醫院及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南院治療過,不排除感染的可能性。隨后,小寶父母追加起訴上述兩家醫院。

今年1月5日,該案在張家界市永定區法院第一次開庭審理。小寶的代理人郭律師表示,小寶父母均不是艾滋病病毒攜帶者,即排除母嬰傳播艾滋病毒的事實。小寶只是個孩子,也排除性傳播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事實。桑植縣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開具證明表示,截至目前,除小寶外,桑植縣內無艾滋病兒童感染者。市人民醫院2014年1月4日檢驗報告單顯示,小寶人免疫缺陷病毒抗體化驗,結果為陰性,可以證實小寶在市人民醫院治療前不是艾滋病病毒攜帶者。

庭上,市人民醫院提交2014年6月11日小寶的血液檢測報告,證明小寶超過3個月沒有感染艾滋病,其認為輸血沒有問題。

對此,郭律師表示,湖南省兒童醫院提交的2014年4月23日的住院病歷顯示,艾滋病毒抗體,待復查,“也就是說,在輸血后的第三個月就已經感染了,因此懷疑市人民醫院檢測報告的真實性”。

2這場官司能不能贏?

原告律師稱缺證據希望被告給些補償

市人民醫院表示,如果原告認為輸血導致感染了艾滋病病毒,原告首先應負該方面舉證責任,血站再就血是否感染舉證抗辯,“我院除了舉證說明血液來源以外,血液是否感染艾滋病毒不屬我院舉證范圍和責任”。

市人民醫院還表示,該院每次手術所用器械均嚴格執行消毒標準,在長達一年的治療中,小寶還在其他醫院就醫,“除了就醫以外,還接觸了哪些感染源,也不得而知”。

8月2日上午,張家界市中心血站余站長對記者說,目前此事已走司法程序,“如果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不會推卸”。

張家界市衛生局醫政科彭科長表示,對于這件事,衛生局非常重視,為了弄清小寶究竟在哪個環節感染艾滋病,衛生局組織血站進行調查,還專門派人到上海的醫院進行調查取證,“目前來看,追究責任挺困難,一是時間長,二是牽扯醫療機構比較多,很難確定在哪里感染的艾滋病毒”。

湖南省兒童醫院和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南院均表示,沒有責任。

郭律師告訴記者,因缺乏證據,所以第二次開庭還不確定什么時候,法院很可能駁回訴訟請求,“小孩很可憐,最好的情況是幾方能夠出于人道主義給予補償款,讓孩子好好成長”。

[責任編輯:南霽果]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