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北京房產交易腐敗瀆職案:全是勞務派遣人員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6-07-27 19:55

摘要:北京一套房子的綜合地價款少則十幾萬元,多則幾十萬元。能不能不交這筆費用?有人在這上面動起了心思。

收費窗口:不收費就蓋章

按照國家規定,經濟適用房屬于政策性保障住房,購房取得契稅完稅憑證或房屋所有權證滿5年后方可上市出售,前提是必須交納土地收益,也就是通常所說的綜合地價款。在交納綜合地價款后,房屋的產權性質從經濟適用房轉變為商品房,俗稱“經轉商”。根據2010 年5月北京市發布的《關于已購經濟適用住房上市出售有關問題的補充通知》等相關規定,補交土地收益有兩種計算方式,一種是按原購房價和出售價價差的70%補交,另一種是按出售價的10%補交。按照北京一套普通房子動輒二三百萬元的價格計算,補交土地收益無疑是一筆可觀的數目。

據北京市豐臺區檢察院反瀆職侵權局局長穆健介紹,2015年7月,該院在辦案中發現房產中介人員勾結北京市豐臺區房地產交易權屬發證中心(下稱“交易中心”)收費窗口部分工作人員,在不繳納綜合地價款等稅費的情況下,讓收費人員直接在《房屋登記收款單》上加蓋現金收訖章及收費員簽名章,以示繳納了相關稅費。

李萍,交易中心收費窗口工作人員,負責收取包括綜合地價款在內的各項登記費用,涉案的關鍵人員之一。

李萍歸案后供述,2011年,她在交易中心擔任收費員時,違反收費規定,干過不收綜合地價款、不開具“北京市非稅收入一般繳款書”,就給客戶加蓋現金收訖章和自己的簽名章的勾當。“我跟房產中介人員郭勝軍干過7次,跟同事劉強干過1次。事后,郭勝軍給了我5萬元好處費,劉強給了我1萬元。”

“7套房產都是我請托李萍辦理的,給她的現金都是用袋子裝的,她知道錢是給她蓋章的好處費。”郭勝軍交代。

“我親自拿著《房屋登記收款單》到收費窗口找李萍蓋的章,下班后給了她1萬元,我們都心照不宣。”劉強回憶作案過程。

檢察機關查明,2011年年底,李萍利用擔任交易中心收費窗口工作人員的職務便利,在辦理經濟適用房上市出售登記過程中,接受中心受理窗口工作人員劉強(另案處理)及房產中介郭勝軍(另案處理)等人的請托,在未將經濟適用房上市土地收益繳入北京市財政局非稅收入專戶的情況下,濫用手中職權,擅自在《房屋登記收款單》上加蓋現金收訖章,使8套房產得以順利辦理經濟適用房上市出售手續,造成國家經濟適用房上市土地收益非稅收入損失共計34.6萬元。

“李萍涉嫌濫用職權罪、受賄罪。”辦案人員說。

受理窗口:對造假收款單視而不見

辦理房產過戶登記程序主要有四步:第一步是申請,買賣雙方共同到交易中心受理窗口遞交過戶申請;第二步是交費,受理窗口初審符合條件的,雙方到收費窗口交納相關稅費,其中賣方交納綜合地價款;第三步是再審,雙方拿著交費票據交回受理窗口,交易中心后臺工作人員進行再審;第四步是領證,再審通過后發放產權證。

穆健告訴記者,房產中介不可能把收費員都搞定,為了逃避繳費,一些中介就想辦法繞開收費窗口,直接在受理窗口搞定不交費的問題。交易中心受理窗口工作人員張挺,就被房產中介盯上了。

2013年初,房產中介人員張杉杉給張挺打電話,問他能不能不收“經轉商”綜合地價款,就給辦過戶手續。推辭了幾次后,面對利益誘惑,張挺終究未能抵擋住。

“豐臺區建欣苑的一套房產是張杉杉請托我辦的第一筆業務。張杉杉當時讓我不要仔細核對《房屋登記收款單》上的現金收訖章和收費員簽名,我一聽就知道有問題。拿到收款單,發現現金收訖章和收費員簽名都是偽造的,他肯定沒交綜合地價款。接著,我就通過單位騰訊通把買賣雙方姓名發給顏麗娟,讓她再審通過。”張挺交代。

顏麗娟負責辦理過戶的再審程序。她本應依規嚴格審核,但她并沒這樣做。“張挺請托我,讓我幫助審核通過。我明白其中肯定有問題,所以他才事先跟我打招呼,但我仍然利用審核簽字的權力‘放行’。”

在違規辦理過戶登記的客戶中,侯某是其中一個。他說,2013年3月辦理“經轉商”過戶手續時,張杉杉說可以幫助代辦而且能優惠50%,實際交7萬元就可以,但必須是現金。侯某到受理窗口辦理申請手續后,把《房屋登記收款單》給了張杉杉去辦理,張杉杉很快就把蓋好章的收款單給了他,讓他交回受理窗口辦證,但他并不知道張杉杉是怎么交費蓋章的。侯某領到房本后,交給張杉杉7萬元。

“張杉杉事實上并未到收費窗口交費,而是偽造了《房屋登記收款單》和現金收訖章。他將從客戶手上以綜合地價款名義收取的錢,部分行賄給張挺、顏麗娟等交易中心工作人員,剩余的私吞。”辦案人員說,每辦理一套房屋過戶,張杉杉拿兩份錢給張挺,一份張挺留下,一份由張挺轉交給顏麗娟。

檢察機關查明:2013年1月至3月,張挺先后10次接受張杉杉(另案處理)的請托,由張杉杉提供帶有偽造現金收訖章和收費員簽字的《房屋登記收款單》,由張挺濫用職權,在明知張杉杉請托辦理的10套房產均未繳納綜合地價款的情況下,將其中9套房產違規受理,并將其中一套轉托給同事王猛辦理。后張挺又請托交易中心審核員顏麗娟(另案處理)將偽造的申請登記材料違規審核通過。最終,10套房產得以順利辦理經濟適用房上市出售手續,造成國家非稅收入經濟損失共計208萬余元。事后,張挺收受張杉杉好處費36.2萬元,將其中12.6萬元給了顏麗娟,其中3萬元給了受托的同事。

120套房產突破“限購”政策

隨著偵查的深入,辦案人員發現一個更大的“秘密”——交易中心工作人員除了濫用職權幫人逃避房產交易稅費外,還違反北京市嚴格的住房限購政策,為不具備在京購房資質的非京籍人員違規辦理房產登記手續。

為遏制房價過快上漲,2010年4月,北京出臺“國十條”實施細則,率先規定“每戶家庭只能新購一套商品房”。2011年2月,限購政策升級,北京市發布《關于落實北京市住房限購政策有關問題的通知》,規定持有北京市暫住證、在北京市沒有住房的非京籍居民家庭,且連續5年(含)以上在北京市繳納社會保險或個人所得稅,限購一套住房。

穆健介紹,突破限購政策的始作俑者為信合成業(北京)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陳旗,交易中心的顏麗娟則起著重要的聯絡作用,他們相互勾結、里應外合,使原本在北京不具備購房資質的多名非京籍人員成功在北京購房,損害了社會公平。

據了解,2011年底,位于北京南三環外的樓盤珠江駿景項目南區7號樓、8號樓,被一次性委托給信合成業(北京)房地產經紀有限公司代售。陳旗供述,珠江駿景項目附近有很多外地人,因為北京實行限購而不具備購房資質,他就想通過交易中心的朋友幫忙解決無資質購房問題。“我給顏麗娟打電話,問她有沒有辦法,顏麗娟說可以辦,但辦一個產權證要5000元。我問怎么辦,她說可以利用建委交易系統的漏洞。接著,我就告訴開發商在建委交易系統錄入銷售信息時,把外地人的戶籍改成北京人;跟無購房資質的外地客戶說,可以辦理房產證,但要加收兩三萬元費用。”

購房合同通過建委網簽后,陳旗讓公司員工跟顏麗娟具體接洽,讓顏麗娟辦房產證。后來,他擔心全都交給顏麗娟一人辦理太集中,容易出問題,就打電話問交易中心的劉強能不能辦,劉強爽快答應。

顏麗娟也覺得一個人辦不過來,而且風險太大,“就想找別人一塊做,大家一起掙錢一起擔風險,同時跟陳旗提出收費漲價幾千元。我又找了4名同事做,把一些分給他們辦,辦一個給5000元,我從中能落3000元差價。”顏麗娟說。

劉強則稱,“陳旗找到我時,我提出顏麗娟辦件怎么收費我和她一樣,顏麗娟漲價后我也要求漲價。”

檢察機關查明,交易中心共有10名工作人員利用受理或審核房屋登記材料的職權,分別接受4名房產中介請托,幫助120余名無購房資質人員違規購得房產。其中,顏麗娟、劉強等6人接受陳旗請托,將珠江駿景項目61套房產違規辦理了房屋權屬登記手續。

豐臺區檢察院認為,2011年11月至2012年3月間,陳旗作為公司法定代表人,為謀取不正當利益,在明知61套房產的購房人不符合北京限購政策的情況下,請托顏麗娟、劉強(另案處理),利用二人職務便利違規辦理房屋權屬登記手續,陳旗事后通過公司員工向顏麗娟行賄25.3萬元,向劉強行賄11.2萬元,其公司涉嫌單位行賄罪,應依法追究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陳旗的刑事責任。違規購房案件中的其他有關涉嫌犯罪人員,也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濫用職權的都是勞務派遣人員

豐臺區檢察院檢察長葉文勝接受記者采訪時說,交易中心系列瀆職案件犯罪手段隱蔽、案件錯綜復雜。這些案件相互交織,有的是單純逃費,有的是違規辦理產權并逃費。涉案人員包括交易中心工作人員、房地產中介人。

據葉文勝介紹,2015年1月至2016年1月,豐臺區檢察院共立案偵查交易中心工作人員與房產中介人員相互勾結,為200余套房產辦理權屬登記犯罪案件17件17人。其中,10人為交易中心工作人員,7人為房產中介人員。房產中介人員負責招攬客戶和提供偽造的登記材料,交易中心工作人員利用受理房屋權屬登記及收費等職務便利違規辦理,他們相互勾結、聯手作案,共同在房產交易權屬發證工作中實施違法犯罪行為,涉及的犯罪主要包括濫用職權、行賄、受賄等。這些案件共造成國家稅費損失1600萬元,嚴重擾亂了房屋權屬登記管理秩序和房地產交易市場秩序。

“值得注意的是,交易中心這些濫用職權的工作人員,其勞動性質均屬勞務派遣人員。交易中心對勞務派遣人員管理不當,權屬登記制度存在漏洞。”葉文勝談到發案原因時認為,一是用人單位對勞務派遣人員管理松懈。辦案中發現,交易中心勞務派遣人員數量占交易中心工作人員總數的70%以上。因派遣單位“招人不用人”,用人單位“用人不招人”,雙方對勞務派遣人員的日常監管松散,造成勞務派遣人員行使收費、登記等重要職權卻得不到有效監督,為實施犯罪提供了可乘之機。二是房產交易關聯業務缺乏有效銜接。交易中心辦理權屬登記與稅務部門征收房產稅業務及相關職能缺乏有效銜接,稅務部門主要依靠房產交易雙方主動繳納稅費,交易中心對契稅票等僅進行形式審核而非實質性核實,導致通過偽造票據或不繳納稅費即辦理房產權屬登記違法行為屢屢得逞。

“交易中心和收費窗口數據系統相互獨立,致使受理員和收費員得以私自暗箱操作。”葉文勝認為,由于缺乏相互間的監督制約和第三方監督機制,導致眾多無購房資質者成功規避了限購政策。

豐臺區檢察院建議從三個方面健全房產權屬登記機制:一是建立統一的業務操作系統,實現受理、收費窗口信息全面互聯,引入第三方監督,避免受理和收費窗口暗箱操作;二是暢通房屋權屬登記與房產稅征收業務的銜接渠道,開通兩部門間產權變更信息和納稅信息互查端口,使依法納稅成為房屋權屬登記的必要前置程序;三是加強對房地產中介行業的監管及行業自律,建立中介機構及人員信用檔案,加大對違規行為處罰力度,督促中介機構和人員依法規范從業。

[責任編輯:南霽果]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