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婚姻家庭 勞動糾紛 債權債務 消費維權 交通事故遺產繼承合同糾紛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金融糾紛|公司實務|地產糾紛| 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醫療事故|交通事故|勞動爭議|民事糾紛|婚姻繼承|國際貿易|法律顧問

高銘暄:司法解釋存在逾越立法原則的問題

來源:法律新聞網-法律資訊門戶網站   2015-06-25 17:32

賄賂犯罪的司法解釋,對于彌補刑事立法上的不足,對促進刑法規范的正確適用,有著積極的意義。

來源:鳳凰原創 作者:高銘暄

但是不可否認,賄賂犯罪的司法解釋仍有其不足,或者仍有其瑕疵。刑法解釋瑕疵最深層次的問題在于立法解釋的失位上,刑法立法解釋需要加以補強。在這里,我們研究的僅是賄賂犯罪司法解釋中存在的問題與不足。

二元分立體制的消極影響

我國《立法法》規定法律的解釋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行使,并沒有否定“兩高”的司法解釋權力。司法解釋根據解釋主體的不同,可以分為審判解釋、檢察解釋和聯合解釋。在我國刑法的司法解釋中,一個很大的問題,在于二元分立的刑法解釋體制,審判解釋與檢察解釋的各行其是。由于最高院與最高檢的職能定位不同,其對刑法條文進行解釋的立場與角度也往往存在差異,這一差異的存在容易導致不同主體的司法解釋之間存在重合,甚至存在矛盾與沖突。司法解釋上存在沖突必然會導致在司法實踐中出現矛盾。解決這一矛盾的方式之一就是,加強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合作,在共同分析探討的基礎上,最高院與最高檢聯合發布司法解釋。目前在實踐中,“兩高”也逐步向聯合發布刑法司法解釋的方向發展。在賄賂犯罪的司法解釋方面,從2007年開始,“兩高”就聯合發布了《關于辦理受賄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認定自首、立功等量刑情節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職務犯罪案件嚴格適用緩刑、免予刑事處罰若干問題的意見》、《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關于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兩高”聯合發布司法解釋,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審判解釋與檢察解釋各行其是的矛盾,協調了司法實踐活動。

某些具體解釋逾法,經不起推敲

司法解釋在一定程度上承載著彌補立法漏洞、促進司法實踐的重要作用,但是如果司法解釋運用不當,極有可能與罪刑法定等刑法基本原則相違背。

2008年11月“兩高”《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對于非國家工作人員與國家工作人員共同犯罪的刑事責任作了詳細規定,其中包括“分別利用各自的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的,按照主犯的犯罪性質追究刑事責任,不能分清主從犯的,可以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具有特定身份的行為人和不具有特定身份的行為人共同實施犯罪行為在刑法中被稱為混合共犯,是刑法理論界研究的重點問題之一。由于賄賂犯罪的多樣性特征,在實踐中賄賂犯罪的混合共犯情況時有出現。如何實現對賄賂犯罪混合共犯的準確認定,進而科學認定刑事責任,是司法實踐中應該著重考慮的問題。《關于辦理商業賄賂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中關于共犯責任的認定,有超越刑法規范而作逾法解釋的嫌疑。非國家工作人員與國家工作人員共同犯罪行為,當分不清主從犯時,按照受賄罪追究刑事責任的規定,事實上違背了有利于被告的原則,這在理論上是經不起推敲的。賄賂犯罪司法解釋的逾法解釋,還體現在關于賄賂犯罪的罪數規定上。在2012年12月“兩高”《關于辦理瀆職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一)》中,規定“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瀆職犯罪并收受賄賂,同時構成受賄罪的,除刑法另有規定外,以瀆職犯罪和受賄犯罪數罪并罰”。2014年1月試行的“兩高”《關于辦理行賄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也規定“行賄人謀取不正當利益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與行賄犯罪實施數罪并罰”。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實施瀆職犯罪,并收受賄賂的,是典型的牽連犯。而牽連犯的處罰,原則上是采取從一重的處罰方式。刑事司法解釋是為了統一規范地執行法律,而不是創制新的刑法規范。賄賂犯罪的司法解釋將其按照數罪來并罰,有創制新的刑法規范的嫌疑。

此外,賄賂犯罪司法解釋與立法的銜接尚需進一步增強,其明確性也有待更進一步。如2007年《刑法修正案(七)》將利用影響力受賄罪入罪以來,相關部門并沒有及時出臺司法解釋,直接就該罪中“國家工作人員的近親屬”的范疇以及“其他與該國家工作人員關系密切的人”中何為“關系密切”進行解釋,司法解釋與立法的銜接性不足,有待解決。而且,賄賂犯罪司法解釋的明確性也有待進一步增強。司法解釋的目的之一,就是要澄清刑法條文所承載的刑法規范的確切含義。[12]故司法解釋要盡可能地避免出現語義模糊、邏輯不清的問題。

基于法律條文的穩定性、原則性、抽象性,以及漢語言文字的多義性考慮,為實現刑事立法的科學規范適用,合法、合理、科學的刑事解釋是必要的。法官就是借助司法解釋來尋找法律答案的。在當前我國立法解釋缺位的背景下,司法解釋對于闡明刑法文本含義、把握刑事立法價值取向、切準刑事立法適用邏輯,有著積極的促進作用。但是,賄賂犯罪的司法解釋,其不足之處也是存在的,需要我們進一步的努力。

(摘自《法治研究》)

[責任編輯:法律新聞]

 
?
法律新聞網|聯系方式|招聘信息|客戶服務|隱私政策|網絡營銷|網站地圖
法學新聞網 版權所有
企鹅大冒险试玩